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智能制造

助力智能制造,騰訊云披露三大戰略方向
作者:   來源:   日期:2020-09-21

   在近日的騰訊全球數字生態大會上,騰訊云智能制造首次披露三大戰略布局,一是助力區域產業數字化,打造工業互聯網平臺,為地方中小企業提供最后一公里的數字化能力;二是提供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產品方案;三是推出大數據與AI的工業場景創新方案。


 

   騰訊云與工業富聯合力打造一個高效的工業云平臺

   同時發布“511”生態計劃,未來將聚焦工業制造研、產、供、銷、服5大環節,攜手100家合作伙伴,打造1000個行業解決方案。

   騰訊如何實現這盤大棋的,在智能制造中的定位如何?騰訊云智能制造總經理梁定安就該話題,接受南方日報、南方+記者專訪。

   服務多是從頭部客戶入手?

   在騰訊云入局B端中,從已公開的企業類型看,包括三一重工、工業富聯、玲瓏輪胎等大型企業。在賦能中小企業智能制造轉型中,騰訊有怎樣的考慮?



   “無論企業的規模大小,都有轉型的訴求。”梁定安表示,企業面臨的不是一個增量市場,如何抓住存量機遇,在可能競爭比較激烈的戰場里面去強化自己的競爭力,這其中,中小企業與頭部企業面臨的問題有諸多共性。

   中小企業都有哪些痛點?梁定安介紹:首先,關鍵環節如研發、生產、供應鏈、銷售,還有售后服務等環節,其信息化能力是否建設到和龍頭一樣了?如果沒有的話,騰訊提出了很多面向中小企業SaaS化的服務能力,希望能夠以更廉價、性價比更高方式讓中小企獲得信息化系統的能力,提升端到端的IT能力。

   其次,有的企業信息化水平其實挺高的,但它面臨的問題是,彼此之間的數據孤島特別嚴重,導致經營決策效率很難去提升。而騰訊可以幫助企業將各個信息系統的數據能夠關聯起來,幫助企業去找到更好的經營,更好一個決策的支撐,幫他們更好地去輸出商業決策支撐的依據。

   此外,制造企業有它自己的研發、生產,如何幫它降本增效,做好設備管理,工廠精益管理,騰訊有很多生態企業可以幫到解決這些問題。

   為何從營銷環節切入智能制造?

   在工業互聯網領域,盡管平臺數量很多,但目前商業模式都還在摸索之中,真正實現盈利的平臺企業并不多,對中小企業來說,還面臨缺少“買單” 的意愿。

   在梁定安看來,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挺多的,包括資金、招工、用人,也博阿凱如何增加企業產能,更好地銷售產品等等,但其中關鍵的還是如何幫助中小企把產品營銷出去。

   在張家港的項目中,騰訊嘗試幫助客戶打開需求。那么,產品銷售都有什么難題呢?

   首先,如何能夠快速接觸潛在的采購方?梁定安認為,騰訊可以幫企業更好地在采購中詢價、報價;其次,企業以前的客戶資源都掌握在銷售手中,如果銷售離職了,或者如疫情期間回不來上班索性就辭職,那這個客戶資源也流失,這阻礙了企業更好地銷售產品。而企業微信借助與微信連接的能力,可以把所有的客戶資源都沉淀在企業微信這個平臺上,而不是散落在各個銷售人員的微信手上。這樣隨著核心員工的變化,不會帶走任何企業的資產,把客戶的資源交還給企業。

   此外,企業通過經銷商或者通過電商平臺出貨,但他們都不會告訴企業,客戶長什么樣子,經常在哪兒消費,而騰訊多年在消費互聯網深耕,積累了大量的用戶畫像,還有LBS服務,可以把目前目標群體框定出來,給定一個非常清晰的畫像。

   在與玲瓏輪胎的合作中,企業需要知道怎么樣設置門店,在哪里開店是最合適,又不是簡單的成為一個小的汽配維修店。那么,騰訊就可以告訴企業,從店鋪選址、客戶群體入手,應該進什么樣型號的輪胎,要提供怎么樣的服務等等。

   是工業互聯網還是物聯網?

   相比物聯網更強調物與物的連接,工業互聯網則需要實現人、機、物全面互聯,但在實踐中,更多工業互聯網被當成了物聯網平臺。

   “我覺得,白貓黑貓,能幫到企業就是好貓。”梁定安首先申明。

   圍繞制造業端到端的全鏈條,包括研、產、供、銷、服等,西門子、SAP等企業在工廠側積累較多,可以從前端如研發、生產、制造、供應鏈管理這一側切入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的轉型。

   而以連接見長的騰訊,則從銷售和服務再往前端入局,在梁定安看來,很多時候,是因為市場已經變化了,制造業面臨的是產能過剩,而幫助企業解決營銷與服務,則是可以切實幫助到企業。

   但與此同時,梁定安透露,騰訊也在研發、生產、供應鏈管理等領域,也投資了一些公司,在與華星光電、空客、上海商飛等企業合作中也在探索,生產制造過程中能幫到企業。

   梁定安認為,制造業工廠最理解生產所需要什么,也最理解一線工人所需要的解決方案,而在其中,還缺乏一種角色,幫助管理好工廠,如果要把這個工廠還要實現透明工廠、數字孿生,簡單來說,這需要物聯網的一些連接能力以及設備上云。

   “但當我們嘗試把設備上云打開來看一下,它要做哪些事情?這個設備首先是什么設備?它是一個燈,是一臺電腦,還是一臺機床。其實它的對象不一樣,要求的技術難度是不同的。”梁定安說,以天奇股份為例,不需要破解任何協議,就可以讀到這個設備最精準的數據,設備在運輸中偵測到有危險就可以實時停下來,“為什么我敢讓它實時停下來?這取決于多角度的判斷,如果僅僅是靠一些外圍的能力去做物聯網,‘停’這個動作可能就需要幾秒鐘,甚至幾分鐘”。

   【記者】郜小平

   【作者】 郜小平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客戶端


?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