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基礎軟件

開源+基礎軟件,中國的RedHat路在何方?
作者:   來源:騰訊網   日期:2020-08-01

 

   軟件正吞噬世界,開源是動力的源泉。

   沒有開源,Facebook,谷歌,亞馬遜和幾乎所有其他現代技術公司都不會存在。

   剛過去的7月,網易云升級為網易數帆命名背后,在企業戰略解讀中,被網易副總裁、杭研院執行院長汪源反復多次提到的一個詞就是“基礎軟件”,即通過新型數字化技術,提供包括開發工具、操作系統、數據庫和中間件在內的底層軟件平臺。隨后發布的開源存儲產品Curve,引發外界紛紛關注。

   據測試數據顯示,這款開源分布式存儲系統Curve,性能是Ceph的1.84倍。針對當前開源領域還沒有足夠高性能和低延遲的分布式存儲系統等痛點,Curve定位于提供高性能、低延遲的存儲底座,讓企業在此基礎上,打造適用于不同應用場景的存儲系統。汪源指出,“Curve未必比現在所有的商業存儲系統好,但是這個市場確實需要開源的操作系統。” [1]

   從上云到云上高效運行,從硬件到軟件服務,在云計算市場高歌猛進的當下,一邊是各類巨頭在公有云領域攻城略地,將硬件市場的規模效應不斷放大,一邊是軟件廠商和各類創業公司在軟件領域不斷發力,聚焦開源、基礎軟件等領域做深做透。這其中是否會折射出不同的商業模式和競爭方向?

   5年前,當有人在開源社區里探討開源時,世界上只有Redhat商業模式的開源公司。

   如今,一大批以開源模式為主的商業軟件公司不斷涌現,包括估值65億美元的Mulesoft、估值40億美元的MongoDB,Elastic Cloud,Confluent Cloud等。

   商業巨頭們也是開源技術和生態加速發展的推動者,紛紛推出開源項目。如微軟的項目管理平臺Github,谷歌的深度學習框架Tensorflow,阿里的高性能服務框架Dubbo,Facebook 的深度學習框架Pytorch等。[2]

   開源短期可促進技術不斷更新迭代,符合業內領先的技術標準,發揮更多的開放性智慧,促進技術的創新與發展。長期來看,將會為企業帶來潛在的商業價值提供布局和積累。

   01

   開源商業模式的開創者——RedHat

   說到開源模式,就不得不提RedHat,開創了最初的開源商業模式。

   RedHat創立于1993年,是一家開源解決方案供應商,也是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員。為企業提供包括操作系統、存儲、中間件、虛擬化和云計算在內的軟件與服務,以幫助企業降低成本并提升效能、穩定性與安全性。[3]


 

   RedHat在開源領域深耕將近30年。在很多人看來Redhat已是 Linux 的同義詞。成立之初就在 Linux 基礎上構建了幾乎所有級別的 IT 堆棧,并支持跨混合云的 Linux。致力于保持技術開放,從而讓每一個人都能創建、推廣和維護更好的開源軟件。

   其商業模式是,將開源社區項目產品化。簡單來說,RedHat提供的開源軟件是免費的,但涉及到軟件維護、支持和安裝,就需要收取相關支持費用。

   在這一開源熱潮的拉動下,諸如MySQL、XSunSurCE、Suffic CRM、Ubuntu、Analytics等公司紛紛誕生。

   2019年,該公司被IBM以340億美元收入囊中。IBM 看重的是Redhat在混合云方面的強大實力,可幫助其構建除了主機、中間件和服務三大平臺之后的“第四個平臺”。

   IBM希望通過開源和混合云策略,讓客戶擁有更多的選擇和掌控。具體點說,RedHat的混合云解決方案OpenShift 將成為所有 IBM 解決方案的基礎,其不僅僅是一個工具引擎,還是一個能夠讓IBM的客戶在任何環境中運行工作負載的強化抽象層。

   這一舉措正凸顯了IBM通過構建開放的架構來建立生態系統的決心。將OpenShift打造成為混合云領域(物理、虛擬云以及公有云、私有云)的通用語言。實現“讓客戶擁有選擇權和控制權,因為這些權利本來就屬于客戶。” [4]

   7月23日,IBM公布了2季度財報,營收總額為181億美元。其中,云營收總額達到63億美元,上升30%(按調整后業務和匯率計算上升34%)。

   Red Hat(紅帽)較歷史同期營收增長17%(按調整后匯率計算增長18%)。其中受RedHat帶動,云和數據平臺增長29%(按調整后匯率計算增長30%)。[5]

   02

   開源模式的發展路徑

   事實上,開源模式的發展,大致經歷了這樣幾個階段:

   第一代開源:軟件免費,作為硬件附屬,服務付費

   在最開始,開源的初衷并非為了商業化,而是為打破閉源軟件公司如微軟、甲骨文、SAP等壟斷。開發者們希望讓更多開發人參與并看到軟件代碼,便于進行改進和完善。

   典型代表如Linux操作系統,開源數據庫管理系統MySQL等。RedHat就屬于第一代的開源軟件創業公司。

   第二代開源:部分軟件免費,想用全部請付錢

   如Cloudera和Hortonworks等軟件公司,產品是由公司內部開發的,而不是依靠開源社區。其中只有部分軟件是免有費許可的,公司向客戶收取軟件商業使用許可的費用。


 

   第三代開源:軟件即服務,在云端使用開源軟件

   基于第二代開源業務的商業模式也存在免費軟件競爭導致利潤空間有限、系統封閉等缺陷。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上云及云計算技術、大數據等技術的融合發展,更多的云服務商及軟件廠商,都能夠使用開源軟件,以此創建相同軟件庫的SaaS業務。

   通過提供SaaS形式等產品,可以將開源軟件和商業軟件充分結合, 如Elastic Cloud,Confluent Cloud和MongoDB等公司就是這種第三代產品的例子。[6]

   模式轉變的背后,折射出的信息是,開源軟件公司現在有機會成為軟件基礎設施的主導商業模式。

   03

   為什么RedHat的成功模式在中國沒出現?

   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Peter Levine指出,“過去的環境下,Red Hat模式復制比較難的原因有很多,但其關鍵在于商業模式根本不能為持續的投資提供足夠的資金。該模式的結果是產品差異最小,導致定價能力有限和相應的收入不足。”

   除此之外,他認為還有2個原因,一是小型組織在定義和控制產品路線圖的復雜性和快速創新要求非常高。二是,開源面臨的競爭是多維度的。

   換句話說,開源項目越成功,就有越多的公司希望借鑒它的代碼庫。其不僅要與現有企業競爭,還要與開源社區本身競爭。



   從軟件的發展史來看,軟件的運營服務而不是代碼成為軟件產業的核心競爭力,營造巨大通用市場、經營掌控生態鏈、跨界競爭成為軟件商業模式的三大精髓。

   中關村才女梁寧在《一段關于國產芯片和操作系統的往事》中,曾指出,盡管從2000年左右中國早就開始了自研芯片和操作系統的布局,但由于過于追求確定性和投入不足,導致軟件系統生態無法突破微軟等企業的壟斷,長久一直處于“缺芯少魂”的狀態。

   而長期以來,國家在基礎技術研發等領域的重視不足,知識產權保護不足,企業軟件市場基本上從操作系統到辦公軟件到中間件等,清一色等被外資巨頭所壟斷。

   換句話說,開源的成敗不在于軟件本身,而在于底層的業務模型。

   我們認為,RedHat這種開源商業模式的成功,目前看來至少有3點原因,

   一是美國迅速發展的云計算技術環境。如Amazon等企業早在2003年左右就開始布局和積累。

   二是軟件競爭商業生態的完善和企業市場對開源技術的重視。如微軟的項目管理平臺Github,谷歌的深度學習框架Tensorflow等等。

   三是良好的投融資環境和企業知識產權的保護,為企業軟件市場的持續研發提供充足的資本支持和法律規范保障。


 

   綜上,會營造有利于開源技術和基礎軟件發展的良性商業生態。

   在這種良好的軟件商業環境下,RedHat以操作系統為起點,不斷重視技術積累和投入的開源解決方案。從銷售企業級Linux操作系統擴展到存儲、中間件、虛擬化等多元化產品,提供全棧式開源產品解決方案。

   它從2011年開始布局云計算,拓寬業務邊界,在2019年6月市值達到約330億美元,市值快速成長。公司2019財年收入33.6億美元,毛利率85.18%,凈利潤4.34億美元,研發投入穩定在~20%。[7]

   04

   未來中國有可能跑出類似Redhat的成功模式嗎?

   倘若說今天的中國市場,是全球云計算競爭最為激烈的地方,一點也不為過。

   從傳統基建向新基建轉型,存量市場與增量市場并存,將會極大的推動新型數字化技術的發展。傳統的計算環境下,一切資源都由操作系統來管理和調度。

   傳統的信息化模式,主要以ERP等為代表,面向企業的管理,側重于提供套裝軟件等。計算存儲分布化,技術碎片化,無統一操作系統提供給客戶。

   未來企業數字化的模式,技術演進更迭加快,則是面向服務和管理并存,強調大規模在線和快速迭代,即軟件的“在線化、數據化、智能化”。

   在這輪數字化的變革中,企業對開源軟件的重視程度也日益提升。

   據2020RedHat開源調查報告顯示,77%的企業認為在未來一年使用開源軟件的預期會增長,僅有1%的企業認為使用開源項目的預期下降。2020年,企業使用的開源軟件比例為55%,預計到2022年會增長到65%;使用的專有軟件比例為42%,預計2022年會下降到32%。

   放在國際貿易環境風云變幻的大形勢下,結合自主可控等日益強烈的呼聲,伴隨著商業投資的加持和知識產權等領域的不斷完善,為基礎軟件領域的發展,都提供了良好的契機。



   目前這一領域,除了巨頭們的涉足和關注以外,也有很多公司在創業和探索。

   這一領域的融資消息也不斷:2020年4月,物聯網大數據平臺濤思數據完成超過1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這是其今年完成的第二輪融資;云管理軟件及服務提供商騫云科技,同樣在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兩輪融資;2020年6月,圖數據庫研發商歐若數網完成800萬美元Pre-A輪融資。[8]

   中國在數字新基建的拉動下,企業轉型升級的速度日益加快。

   畢竟,上云只是第一步,如何更好地在云上運行,如何在云上更加高效地進行軟件的運營和開發,還取決于企業對開源和基礎軟件的接受和認知。


?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