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基礎軟件

從方法論到基礎軟件 網易數帆聚焦數字化轉型
作者:   來源:IT大嘴巴   日期:2020-07-22

   走在云計算道路上的第四年,網易云選擇了更名,新的名字叫做——網易數帆。

   這是上周發生在網易數字+大會上的重磅消息。事實上這個大會也進行了更名,在此之前它叫做網易云創大會,也是以往網易云一年一度的最大會議。從品牌更名到會議更名,這一系列變化都說明了一個問題——網易在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道路上迎來了新的變革,一種足以改變未來的變革。

   “(因為)我們找到了數字化轉型的階段性成果——SDI數字化轉型技術方法論。”說這話的是網易副總裁、網易杭研執行院長、網易數帆總經理汪源。其實從2016年網易云成立到現在,汪源一直就是網易云的掌舵人,而在他的布局下,網易云也在云計算群雄的競爭中找到了差異化的道路,以場景化云服務和微服務體驗、數據中臺等特色持續至今,并得到了業界的廣泛肯定。

   也正是在多年來推動客戶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汪源看到了客戶在數字化轉型中面臨的困境,即便是有了充分的數據積累,但是在數據分析與轉化的過程中依然缺乏基礎軟件平臺的幫助。為此,汪源帶領團隊提出了全新的“SDI數字化轉型技術方法論”,并賦予了SDI全新的內涵。

   SDI數字化轉型技術方法論的內涵與價值

   首先,SDI代表了“軟件定義組織”的概念(SoftwareDefined Institute)。因為在與客戶的溝通與交流中,汪源發現許多成功的一批公司都得益于軟件平臺的加持,這也讓程序員出身的他更堅定了“軟件為王”的信念。

   其次,SDI中的DI則代表了“數據智能”(Data & Intelligence),這正符合當下通過大數據、AI等手段,企業將從數據中獲得更智能的決策,用數據驅動業務提升生產力的理念。并且從邏輯來說,數據的挖掘、分析等工作也需要智能化的平臺和技術來實現,反之智能化也加速了大數據應用的普及。

   最后的SDI則代表了“軟件定義基礎設施”(Software Defined Infrastructure),即網絡、存儲、計算等不同的基礎設施資源完全由軟件控制。其實在幾年前,IT產業就提出了軟件定義計算、軟件定義網絡、軟件定義存儲等概念,而如今的軟件定義基礎設施也同樣是強調了軟件的巨大作用,在底層硬件越來越接近的今天,軟件就成為了區別硬件差異化的最佳手段。

   這就好比我們每天都在使用的智能手機。其實就硬件本身來說,無論是處理器、主板、存儲、攝像頭等等配件,其實各個品牌的差異都不是很大,包括安卓平臺與蘋果平臺的差異也都很小。但是通過安裝不同的操作系統或者不同的上層軟件,就出現了眾多的品牌和生態,也出現了不同陣營的差異化。從這個角度來說,軟件定義其實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許多場景中,無論是在云端還是在智能家庭,軟件定義已經無處不在。

   這也有助于大家理解為什么網易云更名為網易數帆,恰恰是因為他找到了這個存在于我們數字化世界的普遍規律——即汪源口中的“SDI數字化轉型技術方法論”。當然作為方法論,它除了指導性的概念之外,更具備了實際操作的具體方法,也就是在本次大會上汪源宣布的4大業務板塊。

   這4大板塊包括了云原生軟件生產力平臺網易輕舟、全鏈路數據生產力平臺網易易數,多媒體智能開放平臺網易易智和全維度質量效能平臺網易易測。其中,網易輕舟和網易易測將提供軟件定義組織的能力,網易易數和網易易智提供數據智能的能力,包括輕舟混合云、輕舟中間件的云原生操作系統,以及剛剛在本次大會上宣布開源的Curve高性能分布式存儲系統,構成軟件定義基礎設施解決方案。

   網易數帆加速數字化轉型的獨門秘笈

   網易輕舟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內容,早在網易云時代網易輕舟就是其重要組成部分,包括我們剛剛提到的微服務就對應于此。而這一次,網易數帆增加了云原生混合云、云原生中間件、匹配云原生技術棧的低代碼開發等能力,將輕舟打造成了基于開源的云原生技術的軟件生產力平臺。這個平臺可以支持私有云、公有云和混合云等不同的IT架構,應用快速迭代、高效IT交付能力、開放軟件架構和靈活的IT架構等核心能力,全面解決企業數字化軟件生產痛點,打造服務化的軟件生產研發運維體系,最終實現提升企業軟件生產全流程的能力和效率,構建企業數字化基礎設施。

   數據中臺是最近幾年云產業特別火的概念,從阿里這樣的互聯網巨頭到三五人的科技創業公司,都在談論中臺的概念,而在去年網易云也提出了中臺的概念,但與眾不同的是在當時汪源就看到了數據落地才是中臺存在的核心價值。而在這一次網易數帆的品牌定義中,以數據中臺為代表的網易易數(EasyData)更是秉承了數據落地的概念。

   “數據的價值必須回到業務中,建設數據中臺本質上是為了實現人人用數據、天天用數據,發揮數據生產力,基于數據驅動業務增長的目標”,網易易數總經理余利華如是說。在他看來,盡管如今中臺概念滿天飛,但并非所有的數據中臺都在解決數據落地的問題——如果不能打通數據采集、分析到應用的“最后一公里”,事實上數據中臺的實際作用就會受到限制。

   為此,網易易數也提出了“數據生產力”的概念,所謂數據生產力=數據產品+數據中臺,通過數據中臺匯聚來自業務的數據,再基于數據中臺建設數據產品,為業務系統提供可執行的決策指導。為了更好的利用數據,網易易數此次也發布了包括數據門戶、決策引擎在內的6大數據產品工具,幫助企業實現數據應用的最大化。

   許多網友喜愛的網易云音樂就是這一技術的受益者之一。其實早在2015年,網易除游戲業務之外的絕大部分業務都已經搬上云端,網易云音樂也不例外。而正是得益于易數數據產品工具棧,歌曲運營人員提前一天發現某一首歌可能會爆紅,于是提前行動,后來這首歌果然問鼎新歌榜,成為年輕人最喜歡的新歌之一。

   這就是軟件技術的力量,也就是汪源一直強調的“云基礎軟件”的價值所在(當然支持非云環境也是很重要的一點)。而為了讓更多人受益于開源軟件帶來的福利,網易數帆也在本次大會上宣布開源一款名為Curve的高性能分布式存儲系統。這不僅代表網易數帆在基礎軟件市場的堅持,也為軟件定義基礎設施生態的繁榮再添一把火。

   說到開源分布式存儲,許多人可能會聯想到Ceph。的確,Ceph在目前有著不錯的人氣,特別是在存儲領域可謂是當今的“網紅”。但是你可曾知道,這次網易數帆開源的Curve性能更加強大,在單卷的場景下,它的核心IOPS性能甚至可以達到Ceph的1.84倍以上,也是不折不扣的“存儲新貴”。

   為什么Curve能具備如此強悍的成績?這都得益于它主要具有三大設計特點:高性能、高可用和自治。在汪源看來,如今的開源分布式存儲領域缺乏一款高性能和低延遲的系統,而Curve的出現正好可以填補這一空白。不過他同時也表示,開源存儲市場非常巨大,網易網易數帆把Curve開源出來,就是希望能夠回饋社區、回饋業界,同時也希望合眾人之力將Curve打造得越來越好。

   開放生態,讓云原生基礎軟件普惠數字時代

   中國有句古話,“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事實也證明先進方法論對于實踐有著更好的指導作用和效果。這一次,網易數帆所提出的“SDI數字化轉型技術方法論”就抓住了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中數據應用的痛點,從平臺化、工具化和智能化等多個層面進行幫助,也讓更多企業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有章可循。

   不過對于企業級客戶來說,一方面需要強大技術的支持,另一方面也需要合作伙伴的支持。在這次大會上,網易數帆還邀請到了英特爾、華為、阿里云、UCloud等多家行業巨頭與云廠商建立戰略合作。據悉,目前華為鯤鵬架構已經和網易輕舟全線產品做兼容性互認證明,網易輕舟微服務也與華為TaiShan200 TS系列完成兼容性測試。

   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也同樣是一家云服務提供商,網易數帆為什么會與阿里云、華為云乃至UCloud等企業展開合作?其合作的業務線是否會面臨沖突?想必這是大家非常關心的問題。其實從網易云到網易數帆這一路走來,汪源對于產業的認知非常明確,他堅信“不可能有一家廠商能夠把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所有能力都做得非常好”,因此也就需要彼此間的商業合作。

   而在談到阿里云、華為云等行業巨頭的時候,汪源則認為“云巨頭們主要是有輸出資源的能力,而網易不同。不論是英特爾的CPU還是像神龍這種獨特的硬件架構,我們不限制這些硬件的能力,而是與所有的硬件架構進行合作,也不會再推IaaS層面的資源”。

   相對于軟硬件通吃的巨頭來說,汪源更看重云基礎軟件市場。所謂基礎軟件,我們通常定義為開發工具、操作系統、數據庫和中間件四個部分,在云計算的語境下可以理解為支撐軟件研發和運行的軟件,而我們剛剛介紹的網易輕舟、網易易數等軟件也都歸屬于這個范疇。其實從2006年進入網易開始,汪源就一直致力于基礎軟件的工作,迄今已經有十余年。但即便有網易和同行的努力,中國在基礎軟件領域的基礎還依然很薄弱,特別是許多基礎軟件依然處于“孤島”形態,架構不相融、數據不打通,使得這些軟件后續的維護與升級異常艱難,也造成了軟件環境的整體失衡。傳統云計算在一朵云內緩解了這種情況,但軟硬件綁定、架構差異性依然存在,跨云、多云的管理成為了新的課題。

   但是云原生技術棧(以Kubernetes為代表)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也提供了充分的發展空間。在云原生時代,統一的接口、統一的架構、統一的平臺,秉承著開放、開源、標準化的理念,未來的基礎軟件也一定是“云原生”的狀態;無論是網易輕舟還是其他軟件,都可以無縫、流暢地運行在所有平臺之上,這樣客戶就擺脫了原本“孤島”的束縛與綁定,從而擁有更多的選擇權、自主權和控制權。

   這正是汪源致力于基礎軟件研發的目標。在談到未來網易數帆發展的時候,汪源尤其強調了三點希望:第一,要盡可能的實現軟件和硬件的解耦;第二,打造基于開源和開放技術的生態體系;第三,希望這個生態體系能夠為企業提供在混合云、多云的情況下一致的體驗。


?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